大梦山海官网 /山海小说站 /《大梦山海之史诗战役》

大梦山海之史诗战役丨第七十七章

2022-03-29 14:01:09

图片

图片


第七十七章 丨 问责定案


姬仇态度甚是坚决,王老七讨要不得,只能作罢,无奈躺倒,哼唧辗转。

姬仇本就有伤在身,勉力支撑应对接踵而来的说客令他甚是乏累,也不管王老七,转身对墙,将脸上的药膏擦下少许,抹于额头,作罢这些方才昏昏睡去。

一觉醒来已是黎明时分,王老七当是一夜没睡,躺在地铺上长吁短叹。

姬仇翻身坐起,歪头看去,被王老七吓了一跳,也不知笑雷子昨夜用了什么怪虫叮咬王老七,此时的王老七面目青肿,彷如大头娃娃,别说说话了,便是睁眼视物也不能了。




想到纪怜羽和几位宗主今日要召他往镇魂大殿说话,姬仇便不敢赖床,撑臂起身,下地洗脸。

此前在他昏迷之时,纪灵儿曾经喂他了一颗黄芷回生丹,黄芷回生丹乃是镇魂盟的疗伤圣品,此时身上的外伤已经痊愈了七八分,身上也有了些力气,只是先前被烟火呛到,说话仍显沙哑。

昨夜幽云宗的柳芙送来了一包净凡尘,就在姬仇将药粉倒入清水准备洗脸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敲门习惯,听到敲门声,姬仇知道是纪灵儿来了,急顾左右,想要将药粉藏起来再去开门。

就在他四顾张望之际,王老七爬了起来,跑过去打开了房门。

纪灵儿拎着一个食盒走了进来,她原本就不喜欢王老七,再见他头脸肿胀,面目可憎,便厌弃斜视。

怕什么就来什么,那包净凡尘此时就拿在姬仇手里,纪灵儿一眼瞅见,眉头大皱,“昨晚有人来过?”

当别人关注某个问题的时候,试图转移话题是最愚蠢的作法,会显得心虚并加重对方的疑心,姬仇也不曾否认,“幽云宗一个女修士来过。”




重大问题必须实话实说,但可能导致对方不快的一些旁枝末节就没必要说的太详细了,实则他是记得那个女修士的名字的,对方名叫柳芙。

听姬仇这般说,纪灵儿转头看向一旁的王老七。

王老七昨夜是带着使命来的,见纪灵儿看他,急忙点头,示意姬仇所言不虚,实则柳芙来的时候他并不在场,但是如果摇头,就显得自己渎职疏漏,毫不知情。

有王老七在场,纪灵儿也不便过多的追问什么,站在一旁看着姬仇洗去了脸上的回春膏,待其洗漱过后,打开食盒,将里面的早饭取了出来。

姬仇无心饮食,吃的很少。

大小姐可能并不全都刁蛮任性,但大小姐的脾气肯定不会随和,纪灵儿来到之后一直没怎么开口,原因也很简单,是对其不愿加入炎箭宗的不满。




纪灵儿不说话,姬仇也不主动讨好她,穿戴整齐,吃过早饭,便随着她往镇魂大殿去。

王老七也跟着二人去往镇魂大殿,敌人偷袭,己方修士的坐骑却不得升空,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问责肯定是少不了的。

赌气也好,僵持也罢,最终肯定会有一个服软的,在进入镇魂大殿前的广场之后,纪灵儿终于开口了,“你想好不曾?”

僵持之后,有人服软,另外一方应该立刻给予善意的回应,不然会令对方下不来台,听得纪灵儿言语,姬仇出言说道,“有你在,我不可能加入其他宗派。”

女人的情绪转变的速度比男人要快的多,姬仇此言一出,纪灵儿心头大轻,低声说道,“算你有良心,我也不逼你立刻应承,稍后他们问起,你只说不曾想好,借此拖延一些时日。”




姬仇本来就想这么做,纪灵儿的话令他正中下怀,点头说道,“好。”

镇魂大殿门外站着四个人,姬仇认得其中三个,是刑律堂主律元子,内务堂主天相子,饲院主事扈大娘,余下一人是个年轻道人,站在律元子身后,当是刑律堂的道人。

纪灵儿带着二人来到殿外,冲律元子等人打过招呼,然后与他们一同站在殿外。

此时镇魂大殿的门是开着的,可以看到盟主纪怜羽和神道宗的朱云平以及两位老道正在殿内交谈说话,盟主之下的宗主席位有一席是空着的,那是幽云宗司马红袖的座位,问询之所以还没开始,当是司马红袖还没有来到。

不多时,司马红袖来到,练气之人精神充足,不显老态,也看不出司马红袖的真实年龄,此人是个美貌干练的年轻妇人,亦做道人打扮,目测也就三十出头,但实际年龄应该不止三十。




见司马红袖来到,殿外众人纷纷冲其见礼,司马红袖行走之时点头回礼,与此同时看了姬仇一眼。

身为幽云宗宗主,司马红袖气场甚是强大,虽然眼神并不严厉,但一瞥之下姬仇只感觉心悸气短,脊背发凉。

司马红袖来到,五大宗主到齐,盟主纪怜羽召了刑律堂进去,责令追查前几日逆血卫士偷袭,而己方修士坐骑中毒不得升空一事。

饲院归内务堂统辖,出了纰漏肯定要追究内务堂的责任,随后便召了天相子进去,之后是扈大娘,最后才是姬仇和王老七。

王老七的怪样子令众人尽皆皱眉,肿的跟猪头一般,连话也说不得了,只能由姬仇代为讲说事发经过。




由律元子问询,那个刑律堂的年轻道人负责记录。

姬仇省却了乌头一节,只说天热秋燥,王老七买了金银花和穿心莲回来,泡水饲喂飞禽,而山中又有牛筋草等草药,飞禽当是饮用了金银花和穿心莲之后又误食误闻了这些草药方才意外中毒。

由于当日那些飞禽只是肢体麻痹,而不是中毒身亡,且王老七在紧要关头曾经燃点白蜡,努力为飞禽解毒。而且在事发之后也并未畏罪潜逃,故此他不认为王老七是有心投毒,先前的飞禽肢体麻痹只是一场意外。




说的人心知肚明,听的人也是心中有数,尤其是对姬仇省却了乌头一节暗暗赞赏,实则众人都知道镇魂盟里出了内奸,也都知道此人不是王老七,与其将王老七撵走并大张旗鼓的追查奸细,倒不如将此事当成一场意外,留下王老七,然后暗中追查奸细。

有了姬仇的这番话,众人便就坡下驴,对王老七训诫了几句,然后让天相子将其带了回去,刑律堂的人也走了,只留下了姬仇……


- 未完待续 -



© 2020 shanhaidream.com 版权所有 深圳东元文化集团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