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山海官网 /山海小说站 /《大梦山海之史诗战役》

大梦山海之史诗战役丨第三十八章

2021-06-02 13:53:10

头图.jpg

图片16.jpg


第三十八章 丨 尊卑有别


待得纪灵儿掩上房门悄然退走,姬仇方才回过神来,此前他以为纪灵儿获救之后便将他给抛于脑后了,未曾想却是误解了纪灵儿,得知冯天伦没有将他接回来,纪灵儿不顾伤势未愈,自禁足期间偷跑出去找他。

除了感动,更多的还是惶恐,纪灵儿不但貌若天仙,还是纪怜羽的女儿,出身名门,金枝玉叶,心仪钟情她的少年绝不止冯天伦一个,定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自己何其幸运,竟能得到纪灵儿的垂青。

要说幸运,恐怕也不是,一来他想拜入镇魂盟是真,但是对纪灵儿压根儿就没有别的想法,就算当日受伤落水的不是纪灵儿而是其他人,他也会出手相救。二来冯天伦之所以追杀他,正是因为在冯天伦看来他夺人所爱了,他自己倒是没发现,但冯天伦敏锐的察觉到了。

天知道像冯天伦这种人有多少,有一个算一个,全是情敌,他不把别人当情敌,但别人会把他当情敌,排挤仇视还算好的,万一都想杀他,那岂不是防不胜防?

精神萎靡有时候也是好事,至少不会胡思乱想,没过多久姬仇就昏昏睡去。




再次醒来是黎明时分,此番他终于能够仔细观察所处的房间,房间里布置的很是雅致,东南角落有个暖炉,炉子上放着一个瓷罐,正在冒着热气,看房间里的陈设,这处房间应该是一处招待客人的客房。

门是半开着的,昨日那个妇人正在外面与人说话,与妇人说话的是个年轻男子,由于二人交谈时声音都很小,姬仇便听不完整,只能听出个大概,那个年轻男子好像在问他的伤势,而妇人回答已经没有大碍,但还需要卧床休息一段时间才能起床下地。

听妇人说话的语气应该是个婢女,但年轻男子对她说话很是客气。

不多时,年轻男子离去,中年妇人回到了屋里。




见姬仇睁着眼睛,中年妇人笑着走了过来,“盟主很关心你,特地派人询问你的伤势。”

“哦,”姬仇应声,转而问道,“这些天是您在照顾我?”

“是啊。”中年妇人微笑点头。

“多谢。”姬仇低声道谢。

“不谢不谢,你救了我家小姐,我照顾你也是应该的。”中年妇人说道。

“怎么称呼?”姬仇问道。

“我是小姐的婢女,照顾她的衣食起居,小姐喊我三姑,你也喊我三姑好了。”中年妇人慈祥微笑。

“多谢三姑。”姬仇再度道谢。

“不必多礼,不必多礼,”三姑自不远处的暖炉上取下瓷罐,自其中盛舀稀粥,罐子里装的不是普通的米粥,而是添加了补益之物的药粥。




三姑端着药粥走到床前,“碗筷被人动过,小姐昨晚又来看你啦?”

姬仇不确定三姑为何有此一问,便踌躇着未曾回答。

三姑笑道,“你的事情小姐都跟我说了,你叫姬仇,来自云阳城,对不对?”

姬仇点了点头。

三姑拿起汤匙,取了少许药粥送到姬仇嘴边,“你好些天没吃东西了,吃些。”

“我不饿,我想喝口水。”姬仇说道。

听他这般说,三姑放下粥碗,另取杯盏前去为他倒水,“你在搭救小姐之前并不知道她是谁?”

姬仇虽然虚弱,脑子却不糊涂,知道三姑在探他的话,“不知道,我没问,她也没说。”

“你是个好人,盟主已经知道了此事,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三姑端水来送。

姬仇前胸受创,不得起身,只能由三姑喂水。




三姑一边喂水,一边说些闲话,询问姬仇的情况,家里都有什么人,以及此来南灵荒的目的。

姬仇感念她先前的细心照顾,便如实说了。

姬仇知道三姑在探他的话,却不知道三姑的真实用意是什么,不过很快他就知道了,因为三姑一直在婉转的询问他与纪灵儿单独相处的那些天的种种细节,这便说明纪灵儿并没有跟她说起过,如果是纪灵儿授意她来试探他的意思,不可能不告诉她这些,如此一来三姑的动机就很清楚了,她很可能是受纪怜羽的指示来搞清事情的来龙去脉。

当三姑问起姬仇可曾定有亲事时,姬仇没有立刻回答,思虑过后点了点头。

见他点头,三姑的脸上随即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如此一来她的立场就更明确了,三姑的确是个好人,对纪灵儿也很是关心,但她并不希望二人之间有感情发生。




三姑有这种想法也很正常,毕竟他和纪灵儿地位相差悬殊,极不般配。

喝过水,姬仇有了些许精神,便向三姑询问姬浩然等人有没有来到镇魂盟,三姑摇头,只道四大主城甄选之人都没有来到。

姬仇不解,便出言问道,“入选之人修为都不高,此时的南灵荒危机重重,镇魂盟为何不派人接迎保护?”

三姑摇了摇头,“这是公事,下人难得知晓,可能是盟主故意为之,对他们进行磨炼考验。”

姬仇没有再问。




三姑又端碗喂粥,“听说你跟天伦有些误会?”

姬仇不知三姑为何有此一问,便没有回答。

“天伦是盟主的弟子,也是年轻一辈的翘楚,对小姐一直很是关心,小姐久出未归,他都快急疯了。”三姑说道。

“哦。”姬仇含混的应着。

“他之前对你有些误会,一直想与你亲自致歉,你可愿见他?”三姑又问。

眼见三姑想当和事佬,姬仇怒气暗生,只是此前三姑曾经细心的照顾过他,他也不便发作。




随后三姑又说些纪灵儿如何尊贵,如何任性的话,说者有心,听者有意,姬仇很清楚三姑为什么说这些话,这是为了让他与纪灵儿保持距离。

三姑一直在说,但姬仇不愿听了,吃过几口稀粥便闭上了眼睛,不再应答。

起初是装睡,后来便真睡了。

再次醒来是初更时分,醒来之后便再也睡不着了,便闭着眼睛思虑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三更时分,纪灵儿又来了……


- 未完待续 -




© 2020 shanhaidream.com 版权所有 深圳东元文化集团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