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山海官网 /山海小说站 /《大梦山海之史诗战役》

大梦山海之史诗战役丨第十八章

2021-01-06 10:57:05


头图.jpg


图片1.jpg


第十八章 丨 山中客栈



放跑了毛驴,姬仇好生痛心,他很清楚毛驴此去必无生理,虽然与毛驴相处时间不长,却也终究骑乘驱用过,不能保护它周全,令姬仇既悲痛又沮丧。

但当务之急不是痛心悲伤,恶狼数量太多,在咬杀吞吃了毛驴之后很可能还会回来,这周围无有遮蔽,也无处躲藏,只能再生篝火,用以驱逐狼群。

片刻过后,篝火重新燃起,干柴不易寻得,新鲜树枝总是有的,篝火烧旺之后湿柴也能燃烧。

可怜的毛驴没跑出多远就被狼群围住,在姬仇寻柴生火之际毛驴一直在负痛惨叫,虽然看不到远处的情景,姬仇却能想象到毛驴遭遇了什么,待得篝火烧起,女修士有了庇护,再也按捺不住,抓了一根带火的柴棒,拎着菜刀,循着驴叫寻了过去。




此时毛驴已经被狼群扑倒,大量恶狼围着毛驴撕咬啃噬,毛驴虽然遍体鳞伤却不曾死去,仍在负痛呻吟。

狼群正在进食,眼见姬仇来到,龇牙咆哮,冲跃恐吓。

姬仇从未遭遇这种情况,害怕总是难免,但恐惧也会滋生勇气,眼见毛驴惨状,鼓起勇气,挥舞菜刀高喊上前,暂时驱退狼群,来到毛驴身边。

毛驴伤势严重,已经救不活了,狼群只当他是来抢夺食物的,也不走远,就在近处徘徊,随时都可能扑跃攻击。

姬仇也不敢迟疑滞留,眼一闭,心一横,挥舞菜刀冲着毛驴脖颈连砍三刀,杀了毛驴,解了它的痛苦。

他一退开,狼群立刻围了上来,此时姬仇手中柴棒已经熄灭,他只得跑回篝火旁,看守篝火,防范狼群。




不能保护毛驴令姬仇的心情坏到了极点,此去镇魂盟路途遥远,女修士的伤势短时间内也难能复原,没了毛驴,日后如何赶路。

女修士一直处于昏迷之中,姬仇胆战心惊的守了一夜,狼群在分食了毛驴之后便离开了,并没有再来攻击他们。

女修士身上的衣服是湿的,之前落水是主要原因,之后又一直在出虚汗,穿着湿衣服对她的伤势是很不利的,姬仇的包袱里倒是有干衣服,但他不敢为女修士更换。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女修士终于醒了,见她苏醒,姬仇立刻为其端来粥饭,女修士道谢接过,但她很是虚弱,端碗的手一直在颤抖。

见此情形,姬仇只得拿过饭碗,用汤匙喂她,女修士虽然羞涩,奈何自己端不得碗,只得由他喂饭。




吃了些粥饭,女修士脸色好看了不少,撑臂起身,想要站立。

“你要做什么?”姬仇急忙出手搀扶。

女修士不答话,面色微红。

姬仇很聪明,见她这般,知道她要解手,便自包袱里取了厕纸递送,然后避嫌走远。

待他回来,女修士已经坐回了原处,左右四顾不见毛驴,便出言问道,“你的驴子呢?”

“被狼吃了。”姬仇解开包袱,寻找换洗衣物。

女修士惊问其故,姬仇便将昨晚发生的事情与她说了,女修士再顾左右,这才发现周围有不少野狼的脚印。

姬仇拿出自己的换洗衣服,“你的衣服一直是湿的,换下来吧,不然伤处还会恶化。”




女修士本想拒绝,但姬仇已经放下衣服,转身走远。

犹豫过后,女修士最终还是换上了姬仇的衣服。

在女修士更换衣服的同时,姬仇来到昨晚狼群吞食毛驴的地方,昨天白日里还鲜活的毛驴,此时只剩下了一堆骨头。

姬仇无奈叹气,心情越发低落,直待女修士唤他,方才回到原处,坐到女修士的对面。

“给我吧,到得有水的地方,我再帮你清洗。”姬仇伸手讨要女修士换下的衣服。

女修士免不得又是一番犹豫,不过最终还是将卷起来的衣物递给了他,然后与他道谢。

姬仇摆了摆手,“没了毛驴,我只能背你走了。”

女修士也察觉到姬仇情绪低落,便宽慰道,“你也莫要心疼驴子,去到镇魂盟,自有补偿给你。”

姬仇摇了摇头,没有接话。




“都是因为我,如若不是有我拖累,你便不会遭遇狼群,你的驴子也不会死。”女修士说道。

姬仇摇了摇头,“此事不怪你,我也不是心疼失去了一头毛驴,而是它曾经驮过我,我却不能保护它周全。”

女修士没有立刻接话,上下打量了姬仇一番方才缓缓说道,“你是个好人。”

“我的确不坏。”姬仇站立起身,“你现在有伤在身,本应卧床静养,没了毛驴,咱也走不了了,咱们往前走,寻一处安全所在暂歇几天吧,待你伤势好转再做计较,如何?”

女修士想了想,点头同意。

姬仇将包袱铁锅挂在胸前,退到女修士身前,“我知道你不愿让我背负,但咱们总得赶路。”

“谢谢你。”女修士伏到姬仇背上,转而低声道谢。

姬仇没有接话,小心的背起了女修士,循着小路继续前行。




“我叫纪灵儿。”女修士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哦。”姬仇随口应着。

不久之前纪灵儿也曾失去了坐骑,姬仇的心情她也能够理解,再度宽慰道,“你已经尽力了。”

“哎。”姬仇叹了口气。

随后又是漫长的沉默,纪灵儿的伤处位于左肋,行走之时姬仇力求平稳,努力不牵动她的伤口。

为了化解沉默和尴尬,纪灵儿便主动与姬仇说话,探问他在云阳城的情况,姬仇随口应答,注意力得以转移,心情便不似先前那般沉重。

“你的同伴会不会前来寻你?”姬仇问道。

“甚么?”纪灵儿随口反问。

“你被逆血卫士所伤,你的同伴知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前来寻你?”姬仇问道。

纪灵儿摇了摇头,“我此番出来无人知晓。”

“他们不会出来找你?”姬仇又问。




纪灵儿摇了摇头,“怕是不会,他们不知道我在哪里。”

“你擅离职守,回去会不会受到责罚?”姬仇再问。

“应该不会吧。”纪灵儿笑答。

姬仇也没有多想,远眺前方,发现远处有几间房舍,房舍位于路旁,距此直线距离不过十几里,但山路蜿蜒,绕过去至少也有三四十里。

姬仇发现房舍的同时,纪灵儿也看到了。

“那里可是一处客栈?”姬仇问道。

“想必是的。”纪灵儿说道。

“快些走,日落之前应该能够赶到那里。”姬仇说道,三四十里换做平常时候也得走上大半天,背了一个人,日落之前能赶过去已经算快的了。

中午时分,二人离开小径,走上了大路,这里是通往南灵荒的几条大路之一,不过大路虽宽,赶路途中却不见有车马行人路过。

紧走慢走,终于赶在日落之前到得那处房舍附近,纪灵儿本是昏昏沉沉,到得此处却突然醒来,“不对头。”




“什么?”姬仇歪头发问。

“那处客栈不大对头。”纪灵儿说道。

“哪里不对头?”姬仇抻头张望,二人此时距客栈尚有一里左右,自此处看不到客栈的情况。

“此时已是掌灯时分,怎不见客栈有烛光炊烟?”纪灵儿说道。

姬仇想了想,出言说道,“你留在这里,我先去探查一番。”

纪灵儿点头同意。

姬仇走出十几丈,将纪灵儿放下,独自前行。

“小心啊。”纪灵儿关切叮嘱。

姬仇点了点头。

此时天还没有全黑,姬仇也无甚顾忌,大步前行。

不多时,到得客栈近前,客栈外面没有人,房门是开着的,走到门口向里张望,瞬时吓出一身冷汗,急退而出,狂奔而回。

“怎么了?”纪灵儿急切询问。

“里面全是死人……”



- 未完待续 -


© 2020 shanhaidream.com 版权所有 深圳东元文化集团有限公司